联发香业官网永春县达埔联发香业有限公司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英文版/English 全国咨询热线:6800-3716
 
 

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文化风韵 >

香与音乐

作者:admin日期:2013/8/24 9:52:43浏览: 3274 次
香与音乐有一个共同点。那就是它们既可以作为审美的对象——即审美的主体,也可以作为其他活动的背景——气氛的营造与烘托,我且把这叫做“入境的媒介”。

一将香与音乐这两者置入“审美的主体”中,就自然想到仪式严谨的日本香道与正装出席的古典音乐会。

事物与情趣本来是物与我之间交感共鸣的结果,通由眼观耳闻鼻嗅而生就种种情思与哲意。世间万事万物永远处在变动中,自然由此而生的情趣也是生生不息的。

焚香听曲,无非是一种生活的情趣。

从“香”这一物来说,中国古人玩起来要比日本香道有趣得多。对花焚香,对月焚香,对溪焚香,对山焚香;弹琴焚香,作画焚香,闲时焚香,忙时焚香,品茗焚香,雅集焚香……陆游有词:“临罢兰亭无一事,自修琴。铜炉袅袅海南沉,洗尘襟。”

从香的实用功能上说,可以祛晦、除臭、薰衣、香体、医疗、养生……而在审美功能上,香被古代文人雅士经过长时间的玩索,渐渐成为一个“审美的对象”。但就如香飘移不定的本性一样,这审美的对象时常徘徊在“主体”与“媒介”之间,变幻出丰富多彩的姿态。

既然姿态丰富,若单单把香囚禁于一室,为其添上华丽的器具、完整庄重的仪式与规矩,便犹如毁掉其飘缈之本性。添上更华丽的器具,腰板板得再直一点,思索更合适的词赋去歌颂……器具再华丽一点,严肃点!

说回音乐,自传播音乐的载体发生变化,人们不用亲身到音乐厅或演奏者身旁就能聆听到绝妙的音乐。传播介质的变化也引起了音乐表现的变化,一张专辑可以变得比现场演奏更加丰富,更加完美。而对于听者,由于不再需要正襟安坐在冷气逼人的音乐厅里,同一音乐的本质也会产生变化:如静坐一隅细细品味每一小节,如舒坦地躺在浴缸中让意识随旋律流淌;如在丛林中让音符随着溪水跳跃,如在星空下与万籁共鸣;如在阳光漫室时随妙韵起舞,如在细雨敲窗时伴节奏摇摆……音乐在这些情景与时刻中予人的感受是不尽相同的。